老猫一点也不黑

我叽是最好的人

【DN】【双圣】暗恋这样的事啊

傻白甜双圣一号组的校园趴【圣骑士x圣徒

双向暗恋嘛本来想更苦逼一点然而亲爹并没这能力去折腾于是就这样了【【【

最近好饿哦没有粮【【【

三无产品

慎看慎看慎看



“哥哥……醒醒!布莱克老师看过来啦………………”云荼紧张地在桌下轻轻推了推睡得不省人事的吉尼厄斯,似乎并没什么效果,只好看着布莱克老师阴着脸走到了桌旁。


  “吉尼厄斯同学,困得很嘛?”影拓·布莱克伸手敲敲吉尼厄斯的额头。


  “嗯??啊……是你讲的不好!”吉尼厄斯似乎更不满老师打断了自己的睡眠,抬头就是一句顶嘴,旁边的云荼背后出了一身汗。


  影拓笑了笑,“那好,吉尼厄斯同学,下课到我办公室一趟我们来谈谈你的学分。下面我们接着上课……”


  “哥哥你怎么能这样呢……”云荼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这样的话这门课会不好得分的…………”


  “怪你!非得选这人这么无聊的课!”吉尼厄斯咬牙切齿,看到弟弟开始变红的眼睛又把抱怨咽了下去,“啊啊啊……怪我啦…………我会去和那家伙解释清楚啦……”


  “嗯……”云荼看哥哥一副悔改的样子,揉揉眼睛接着认真听课了。

  


  云荼今年是是医学系的大二学生了,但是由于他格外喜欢法律系,于是选修了这门法律知识概论,同时为了不寂寞,各种软磨硬泡拉着大三艺术系的哥哥吉尼厄斯一起选修了这门课。与其说喜欢法律系,不如说云荼特别崇拜布莱克老师。这位法律系的学长毕业后就留校当上了最年轻的教授,长得又帅,特别受女孩子的欢迎。哥哥吉尼厄斯似乎早就认识了这位优秀的学长所以有时候比较肆无忌惮,可是影拓也从没真正让哥哥为难。


  多么好的一个老师啊!云荼想着这些不由得更加勤奋地记笔记。


  下课后,吉尼厄斯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告别了弟弟,一脸不乐意地跟着影拓走了。在云荼就要离开时,他发现教室的最后一排还坐着一个人,云荼本来也没想多管,可是远远一看那个人和刚走没多久的影拓老师长得很像。难道老师是双胞胎?带着好奇的心理,云荼走到了专注看书的那个人身边。


  “不好意思打扰了……教室的门就要关了……啊也不是要赶您走…………我、我只是来提醒您一下…………”一直专注看书的那个人抬头看着云荼,云荼突然紧张了起来。这个人,长得和老师确实有几分相似,但细看会发现两个人还是有不小差别的,当然了,两个人都很帅气,不对不对,好像眼前的这位更好看些……云荼紧张得胡思乱想,那人笑了笑,“谢谢提醒,我会注意时间的……你是这个班的学生吧?”


  声音比老师低沉些,语气特别温柔……“啊……是的…………我是医学系大二的学生云荼……”云荼觉得自己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也红了,只好暗地里咬咬牙低下了头。


  “你好,我叫新帝,是你们布莱克教授的弟弟也是他的助教,”新帝站起身,“以后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来问我,下节课见。”


  “再见…………”


  当天晚上,云荼给哥哥打电话想告诉哥哥他刚认识了新朋友,可是吉尼厄斯的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当晚下了很大的雨,云荼不由得担心起吉尼厄斯。第二天终于接到了吉尼厄斯的电话,说是昨晚被教训完就出去和同学玩了,一时开心就忘了和云荼联系,虽然电话那头他的声音有些疲惫但似乎状态不错,云荼也就放心了。


  “哥哥!我昨天认识了影拓老师的弟弟呢!他们长得真像!啊……不过我觉得新帝老师更帅气些…………”


  “啧……离他们家人远点…………唔……”电话那头吉尼厄斯的声音突然变了调子。


  “为什么……哥哥你感冒了吗?要不要我去看看你??”


  “啊不用!只是着了点凉!……你倒是放手????!”


  “哥哥你在哪?你身边还有人??”云荼握着电话满腹疑惑。


  “没有!!!!!今天不想上课了!你帮我请个假!没事的!你放心啦!”说完一串话,吉尼厄斯就挂掉了电话。


  大概哥哥又和哪个刚认识的女孩子玩了吧……既然都这么说了,云荼也就没再多问。


  云荼是个标准的好学生,认真努力,很多教授都夸奖他,认为他成为一个医生再适合不过。云荼自己也希望能成为一个好医生,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喜欢法律,在别人看来枯燥无味的东西,在云荼眼里是一个崭新的天地,在功课之余云荼总会到图书馆看些法律方面的专业书籍。最近云荼才注意到,原来新帝老师在影拓老师的课结束后总会来到图书馆。他总是坐在角落,手边都是厚重的法律书籍,偶尔会起身休息一会儿但他似乎总是没发现有不少女学生有意无意的往他的方向挪着椅子,他有很多暗红色的衣服,他和影拓老师不一样新帝老师并不戴眼镜,虽然他和影拓长得很像但是和影拓比他的脸更多一些成熟,新帝老师真的是弟弟嘛……云荼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注意这么多新帝老师的细节,想了很久这大概是对影拓老师的崇拜转移?可好像又不太一样……在云荼走神的空档,图书馆闭馆时间到了,回过神来发现新帝已经收拾好东西站在了自己旁边。


  “时间到了,你不回去吗?”


  “咦?时间已经到了吗……啊、啊谢谢……!我收拾完东西就走!谢谢教授!”脑海里小剧场的男主角突然和自己搭话云荼不由得又开始紧张了,有些慌乱地收拾着桌面不敢抬头看新帝的表情。


  为什么一见到新帝老师就这么笨手笨脚呢?


  “不用着急的,我等你,教师宿舍离你们那儿也不远。”新帝弯腰替云荼捡起笔,嘴角温柔的弧度几乎要让云荼红了眼圈。云荼接过笔,暗地里咬咬牙才忍住了要哭鼻子的冲动。


  走在回去的路上,除了两人的脚步声一切似乎都安静下来了,云荼绞尽脑汁想说点什么,可怎么想都只有自己平时偷偷观察新帝得出的一些有的没的东西,万一说出来了不仅没和老师拉近关系反而会被当成偷窥狂吧……咦,自己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难道是专心学习了太久压力太大了?不是吧……


  “云荼同学,你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从图书馆出来后新帝观察云荼很久了,这个学生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眼睛一直红红的好像随时都会哭出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着特别可爱。


  “也、也没什么问题啦……”新帝的突然发问让云荼乱了手脚,云荼用力地摆手。


  “……那…………啊到了,你快回去吧。”新帝挠了挠头,朝云荼摆了摆手。


  “咦!这么快!……啊,谢谢老师了!”云荼心里有些莫名的失望。“叫我新帝就好,课堂之外我们是朋友吧?”新帝脱下围巾戴在了云荼脖子上,“起风了,别着凉了,再见。”


  “再再再再、再见!”被围巾围住的脖子像是着了火,火苗一路烧上头顶,云荼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新帝走远,直到回宿舍的室友推了他一把云荼才清醒过来。


  “云啊,你怎么了?发烧了??”阿九担心地摸了摸云荼的额头。


  “不是发烧……”云荼攥紧围巾,“我大概是……呃…………恋爱了吧……”




  其实新帝早就注意到了这个粉头发的学生。即使是选修课他也十分认真,下课后总能看见他在图书馆记着笔记。他喜欢可爱的东西,一个男孩子却很喜欢兔子挂件,大衣上的胸针也是兔子的。思考问题的时候微微皱起的眉头还有鼓起的脸颊让人没法不注意。更让自己在意的是,这个叫云荼的可爱的学生似乎喜欢影拓。自己哥哥确实很优秀,学生崇拜他并没什么奇怪,也见惯了哥哥收到各种来自学生的礼物。但是唯独这次,新帝有些不甘心。


  如果自己变得比哥哥更优秀的话那云荼会注视到自己吗?这带着淡淡酸味的小小的疑问在新帝心中回荡。每周的选修课上新帝都会默默坐在教室的最后,总能看到坐在第一排的云荼,从背影看就知道,他特别专注。新帝总是看他走后才收拾东西离开,那一天,因为云荼的哥哥被留下所以云荼走得也比往常晚。不得不承认,在看到云荼朝自己走来的时候新帝特别紧张,但是他还是努力装作在看书的样子。


  也就是这样,他们第一次搭上话了。自那次以后,新帝发现找不到什么机会和云荼说话了。毕竟选修课之外除了图书馆基本上是见不到云荼的,为了能常见面,新帝一有空就去图书馆,哪怕说不上话也好,新帝只要见到云荼就满足了。不过新帝奇怪的是,云荼待在图书馆的时间越来越长了,像是在等什么人,总是在闭馆的时候才离开,离开时也是一个人。


  终于有一天新帝和云荼再次说上话了,还送云荼到了宿舍楼下。云荼不会知道新帝转身的时候心里紧张又雀跃。回到教师宿舍后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


  看着弟弟难得的近乎痴呆的笑脸,影拓忍不住问:“新帝你没事吧……”


  “嗯?我没事,我很好。”新帝揉了揉头发平复了心情,“对了哥哥,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哪有???!”


  “那你……算了,是学生吗?还是哪个漂亮的同事?”


  “是个爱闹别扭的学生行了吧???”影拓别过头看着电视,“就这样!你别问了!”


  爱闹别扭?那看来不会是云荼了……新帝悄悄在心里松了口气,云荼看上去特别乖巧,如果在一向好脾气的哥哥眼里是个爱闹别扭的人,那哥哥这个女朋友也挺够呛的。


  

  又是一周的选修课时间,这次课,关于座位问题云荼和自己哥哥有了分歧,明明不爱听课的吉尼厄斯非得坐到第一排去,说这样才能好好听课。然而云荼出于自己的小心思,破天荒的想到最后一排去,可是又不敢告诉哥哥。只有咬牙一口认定就是没由来地想坐后排。


  “你不是喜欢听课吗??!第一排不是习惯吗???!”


  “可、可是我……就想坐在最后嘛…………”云荼咬着嘴唇,眼圈开始发红。


  “……你啊…………”吉尼厄斯无奈地拍了拍云荼的肩膀,“那我们就分开坐吧,你开心就好啦……”


  “二哥真好!”


  


  新帝承认,在看到云荼居然坐在最后一排的时候心里吃了一惊。


  “早早、早啊新帝老师。”云荼攥着衣角,“我是、是来还你围巾的……上上上次真的谢谢你!”云荼听着自己结结巴巴的声音忍不住想钻到哥哥怀里大哭一场。没有比这更糟的开场了。


  “不客气,还麻烦你特地来最后坐着,看得清黑板吗?”新帝接过围巾揉了揉云荼的头发。


  “不麻烦的!我我我我……”


  “后面的两位同学,安静点好吗?上课了!”影拓清了清嗓子提醒。


  云荼被影拓一说,像是被戳破了什么秘密,只好红着脸趴在桌上。坐在身旁的新帝递过来一张小纸条:“你刚才想说什么呢?”

 

  看着纸上新帝工整的字迹,一个轻飘飘的问题就像是扣在心上。在脑海里挣扎了好机会,云荼提起笔,颤抖着又坚定地写出了回复:“我喜欢你。”然后像是要躲开什么似得把纸条往新帝那儿一塞,紧张地揪着头发不敢看新帝。


  等了很久新帝都没什么动静,像是愣住了。云荼已经想好了,下课了就跑回宿舍大哭一场,毕竟被一个男人告白新帝老师会觉得很奇怪的吧,会不会讨厌自己呢?算啦……都不重要了…………好难受好想哭……


  云荼不安的在桌下绞着手指,直到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握住了自己的手。云荼惊讶地抬头看着新帝,他的笑总是很浅但是却让人无比心安,他无声的张嘴给了自己回复。


  他说,我也喜欢你。



  云荼现在真想扑到新帝怀里大哭一场,自己喜欢的人刚好也喜欢自己,这是多么幸运又幸福的事啊。


  


评论
热度(9)
  1. 阿唧米德。老猫一点也不黑 转载了此文字
    甜的我起飛——————

© 老猫一点也不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