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一点也不黑

我叽是最好的人

【DN】【暗烈】少年的旅途

接下来要出门,攒的坑坑稍微填一填所以先拿这俩孩砸开个刀【。

算是下一代的故事啦!家长们很有危机感!【。

没啥营养,甜一甜舔一舔开心一下下【you

不是啥写手就是写写和那谁不那么饿!不理会错字!【nmb

慎看慎看慎看!

 月瑟看着那只兔子很久了。

  那只兔子柔顺的粉毛和精致的小衣服说明它是有主人的,可是这只兔子已经在街边的花圃里蹲着徘徊了很久,应该是和主人走丢了。月瑟不想承认自己是很想摸一摸这只可爱的兔子的,思量再三月瑟还是走了过去抱住了这只兔子。

  好柔顺的毛啊!这么可爱的兔子一定有个可爱的主人!月瑟一边安抚着兔子一边询问路人是否有见过这兔子的主人。

  “咦,这只兔子,是刚来的一个驯兽师哥哥的!”好心的小孩认了出来,“喏,那个哥哥住在街角!蓝头发高个子,就是他啦!”

  “非常感谢你。”月瑟顺着小孩所指的方向走到了街角。透过窗户能看到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蓝发少年在给自己的猫刷毛,旁边还有一只浣熊在享用自己的午餐,看来就是这户人家了。

  “请问,这是您家的兔子吗?”月瑟轻轻敲门。

  “你好!”房主似乎是蹦跳着来开门的,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哎呀!这是我家兔子!真是不好意思!麻烦您了!”驯兽师接过兔子对着月瑟鞠了个躬。

  “不麻烦不麻烦,您家的兔子很可爱。”受到主人笑容的影响,月瑟的嘴角也扬了起来。

  “要进来看看吗?小红很喜欢你!”蓝发驯兽师做了个请的姿势,“我叫云仪,你好!”

  “我叫月瑟,很高兴认识你……”月瑟看着热情的驯兽师,忘记了早上答应爸妈早点回家的约定,总觉得忘记了什么的月瑟随着云仪进屋去了。

  一进屋,月瑟就被三只小动物围住了,黑衣服的猫几乎要蹦到自己身上。

  “小黑,这样不礼貌——”云仪揪起趴在月瑟大腿的猫,“这只猫是小黑,兔子是小红,那只浣熊是小绿!它们是我最好的伙伴!它们都很喜欢月瑟你呢!”

  “我也很喜欢它们!”月瑟抚摸着小红的软毛,心里悄悄嘲笑了云仪的起名能力。“云仪你是刚来到这里吗?”月瑟看了看并不是很整洁的屋子。

  “是这样的,我很小的时候就在四处游历了,”云仪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在一个地方随性的住着,喜欢的话就住久一点,不喜欢最多三五天,初来乍到的……手头的事还没忙完所以有点乱…………”

  “需要帮忙吗?闲着也是闲着,我来帮你打扫下吧?”

  “咦,这样不太好吧……你把我家小红送回来我就很感谢你了……现在还帮我打扫屋子…………”云仪的脸有些红。

  “没关系的,认识你我很开心。”月瑟卷起了袖子。

  “啊,那我们一起吧,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三只小动物被放到衣柜顶部,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着两人在房子里忙碌。月瑟虽然被家人宠爱着,可是平时能一起玩耍的同龄人太少了,遇到年纪相仿的云仪就像是遇到了久违的好伙伴。和云仪一边打扫着一边聊着一些琐事,月瑟觉得格外开心。不知不觉太阳就下山了,收拾完房子的两个人背靠着背坐在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原来你爸爸是个战士啊……好厉害的样子…………”

  “是啊,他是很厉害……可是我觉得他有时候好幼稚……”

  “哈哈哈,是因为你和你妈妈一起冷落了他他就吃醋吗?”

  “可幼稚了!还故意在我妈那儿装可怜!”

  “不过真令人羡慕呢……你有个舅舅是曜是吗?我崇拜这个职业好久了!”

  “奈特文舅舅人好温柔的!比我大舅要温柔得多!……啊…………我想起来了…………我答应了爸妈今天要早点回去的…………”月瑟看到窗外开始渐渐变暗的的天空,突然想起自己忘记了的事。

  云仪站起身,伸手拉起月瑟,“我送你回去吧!”

  两个少年一路上仿佛有说不完的话,穿过了几条街就来到了月瑟家。

  “你家房子好大呀!”云仪看到月瑟的家才知道自己这个小伙伴应该是个小少爷。

  “下次来我家玩吧!”月瑟朝云仪眨了眨眼。

  “遵命小少爷!”驯兽师笑着朝红头发的小少爷挥了挥手,“明天见了!”

  “明天见!”

  月瑟一脸傻笑着打开家门就看到爸妈端坐在沙发上喝着红茶。

  “我回来啦!”

  “瑟瑟,说好了早点回来呢?”母亲希瑟放下茶杯,转头看着一脸奇怪的傻笑的儿子,“你爸爸在阳台都看到了哦……”

  “那个蓝头发的野孩子是谁?”父亲月霖恩直击要点。

  “他不是野孩子!他是我刚认识的朋友啦!叫云仪!”看着父母直勾勾的眼神,月瑟有点慌乱,“回来晚了是我忘了嘛!……你们、你们吃药了吗??!”

  “哎呀,还没有!都是因为你不在嘛……”希瑟抬手抹了抹干巴巴的眼角,看着很可怜的样子,“长大了,长大咯……不要爸爸妈妈了…………亲爱的,我只有你了呜……”

  “我不会离开你的……”月霖恩搂过妻子,顺便得意地瞟了儿子几眼。

  “只是认识了个新朋友嘛!”月瑟替父母续上茶,“我邀请云仪明天来家里玩,好不好?”

  “你开心就好啦。”希瑟的表情和自己说的话所表达的情绪完全不一样。

  “都听你妈的,你已经长大咯。”月霖恩点头一边理了理妻子的头发。

  看着爸妈一副说着情愿但又不情愿的表情,月瑟忍不住替云仪担心起来。“那明天家里没别的客人了吧……?”

  “你舅舅姑姑叔叔阿姨们忙着上班呢!”

  “好、那好……”月瑟暗地里松了口气,伺候父母吃完药就蹦跶回房了。他不知道在他关上房门的时候,父母打开了装着小红鸟的笼子。笼子里的鸟儿理了理羽毛,带着信件飞到了各处。

  第二天早上,月瑟来到客厅就发现宽大的沙发上坐满了一家子人。

  叔叔阿姨姑姑舅舅们……神态自若的喝着茶,看见自己的侄儿\外甥醒了,都点头道早。

  月瑟揉了好几遍眼睛才确认这是真的。“你们怎么……”月瑟觉得头有些晕。

  “来看你啊瑟瑟!”大舅影拓把不怎么烫的那杯茶递给爱人吉尼厄斯。

  “小伙子长高了不少啊……”花昶月姑姑朝侄子点点头,神色温柔。

  “越看越像希瑟啦!”

  “我觉得更像霖恩!”

  “还有小甜饼么???!”

  “瑟瑟,作业多吗?”

  “上周我刚去了趟莲花沼泽……”

  “我们家那只狮子现在有那——么大————”

  ……月瑟僵硬的转身看到了身后微笑的父母。

  “早啊瑟瑟。”母亲靠着父亲的肩膀,笑容像是个少女。

  “早饭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吃完了就等你那个云……云什么来着?云姨?”父亲拉着母亲的手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记错客人的名字。

  “他叫云仪啦!我去吃饭了!”

  看着家里热闹的一群人,月瑟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不就是个朋友吗,为什么家长们这么激动啊!一想到云仪,月瑟不知不觉又傻笑起来。云仪见过的世面多,喜欢小动物,懂得也多又热情,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伙伴啊!在傻笑的月瑟没注意到家人们已经齐刷刷的转头看着他傻笑,一边在窃窃私语。

  “虽然他说只是朋友……可是你们看啊,粉色泡泡都要冒出来了,这是要恋爱的兆头!”

  “噫,你这白痴凭什么看脸色就知道啊?”

  “因为你看我的表情就是这样的嘛!”

  “回去雷暴大地,没商量。”

  “我查过了,是个年轻的驯兽师,小伙子长得很不错啊!”

  “丑,真丑。”

  “你这是心疼儿子被抢了吧月月?”

  “我挺看好这个年轻人诶……看上去很善良,很值得托付的样子……”

  “嘘!门铃响了!”

  

  随着清脆的门铃声,月瑟回过神来了,家长们也装作没发生过讨论的样子喝茶的喝茶聊天的聊天。月瑟简单的收拾了餐桌,就跑去开门了。

  “云仪你来啦!”看到云仪站在门口,月瑟的心情不禁好了起来。

  “我来啦!”云仪进门就给了月瑟一个拥抱。怀里的月瑟脸早就红了,可是抬头的云仪看到的是屋子里一大群人用一种寒气逼人的目光看着自己。“这些人是…………?”云仪忍不住在心里抖了三抖。

  “啊……他们是我的叔叔阿姨姑姑舅舅们……还有我爸妈…………不好意思见笑了……”月瑟向云仪一一介绍自己的家人们。

  “早就听瑟瑟提起过你了,”希瑟拉起云仪的手将他带到沙发坐下,月霖恩不声不响的也坐在了云仪旁边,“我们家小孩子少,瑟瑟很久没这么开心交过朋友了,你们要好好相处啊!”

  “是、是吗……我也是啦嘿嘿…………”云仪看着包围自己的一大家子人,心里有些慌了。

  “听说你是驯兽师?”

  “是的……”

  “谈过恋爱吗?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没有……还不知道……”

  “月收入多少?”

  “一边旅行一边帮人驯养动物赚取些费用……”

  “啊……也就是说没有固定的住所咯?”

  “是、是这样的……”

  “父母呢?”

  “我也不是很清楚自己的身世……我是个孤儿……”

  “真是不好意思问起你这些,最重要的是,你喜欢我们家月瑟嘛?”

  “这……”云仪觉得自己要招架不住了,求助的眼神看向一旁目瞪口呆的月瑟。月瑟这下回过神来,打断了家人的“关切慰问”,以要和云仪出去走走为由拉着云仪从家里逃跑了。

  看着两个少年飞一般的逃出家门,家人们心里都得出了“年轻真好”“这是要在一起的节奏”的许多奇奇怪怪的结论。

  月瑟知道这是家人关心自己,可是这明显给云仪带来了困扰,云仪一路上没有说话,踢着路边的石子儿。“对不起啊云仪是我的错……”“你没错呀!”云仪惊醒了一般抬头。“那你……”“啊……我只是在思考刚才的问题…………不碍事不碍事的!你的家人们真的很可爱啊!”

  云仪看着闷闷不乐的月瑟,拍了拍他的肩,“今晚去不去山坡上看看星星?”

  “咦,好啊!”

  “那你今晚别太早睡哟!夜深了我悄悄去找你!怎么样!”

  乖巧的月瑟从来没这么做过,想到和云仪一起俩小伙子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开心地点头答应了。

  夜晚如约而至,月瑟换好衣服开着窗户等着云仪的消息。

  月亮的脸露出云层时,月瑟听到了云仪轻声呼唤。走到窗前就看到云仪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了院子里的树上,蓝头发的少年朝月瑟伸出了手:“抓着我的手,过来……我会保护你的!”

  月瑟抓紧云仪的手顺利走到树干上,两人悄悄爬下树,蹑手蹑脚的走出院子,朝后山跑去。

  之后的好几周,只要天气好,云仪都会带着月瑟去后山那个属于他们俩的空地看星星。月瑟的可爱的家人们在那天之后见没什么大事也渐渐撤了,爸妈也都被自己哄得好好的不知道自己几乎每天晚上都翻出窗和云仪约会。

  云仪,约会。噫……月瑟终于发现了自己长久以来为什么这么开心这么在乎云仪。

  因为自己已经喜欢上那个开朗的驯兽师了。意识到自己内心的月瑟在房间里不安的来回走动,他知道云仪总是要离开这里的,有些话,不早点说出口也许就再也没机会了。

  下定了决心的月瑟给父母写了封告别信,简单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像几周来所做的那样,熟练地翻出窗外,朝着云仪家走去。

  云仪揉着眼睛打开门看到的是穿戴整齐的月瑟站在自己面前。

  “咦?小月,你怎么来了?今天是阴天噢!”云仪看了看天空。

  “我有话要和你说,”月瑟深吸了一口气,“云仪,我喜欢你,不是朋友的喜欢。我想和你在一起。一直在一起。你呢?”

  “还记得你舅舅问我的那个问题吗?‘你喜欢我们家月瑟吗?’”云仪压低声音学着影拓说话的调子,拉过红着脸看着自己的月瑟,把他抱在怀里,“当时不好意思说,虽然也是没想清楚,现在我确定啦,月瑟小少爷,愿意和我一起去旅行吗?”

  

  那个叫云仪的驯兽师风一般的来到这里又突然离开了,奇怪的是,这次镇子里出了名的小少爷月瑟也不见了。月老爷据说愁得白了几根头发背着剑四处寻找儿子,月夫人的加农炮也上了膛,似乎是要准备开战。总之这两人一走给他们家带来了不小的地震。好在不久,月夫妇就收到了儿子寄来的信,信里满满的都是月瑟和云仪两个人旅行的甜蜜,信封里还附带了一张两人的合照。

  “真的长大啦……”希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的眼泪滴落在了信纸上。

  “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不是吗?”月霖恩吻去妻子的泪水搂紧了她,“那小子要是敢欺负他,我不会放过他的!”

  “那是当然!”希瑟忍不住破涕为笑,“出去了也好!这样又是我们二人世界啦!今天吃什么好呢?”

  “想吃你亲手做的烤曲奇——”

  “好好好——”

  “你知道吗小月,”云仪抱着小红对正在给小黑理猫的月瑟说,“其实,小红不是走丢了,是我一到小镇就注意到你了,‘那位小哥儿看着那么善良一定会把小红送回来的,这样我就能和他认识啦!’我当时这么想着就把小红放在你常去的那个公园了……”

  “什么???!”月瑟放下怀里的猫,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你骗我!”

  “啊??!你生气啦???!哎呀别生气嘛亲爱的!”见月瑟一副抛下他就要走的表情云仪后悔自己多嘴了,急忙追上去一把抱住炸了毛的“兔子”,“因为那时候真的想认识你嘛……如果不那样你会来找我吗?”云仪亲着爱人气红的脸,一边蹭着讨好着。

  “今晚你睡地上吧。”月瑟觉得痒痒,笑着回应云仪的吻,话不饶人。

  “不嘛……”云仪的手不安分起来。

  “叫你睡地上你就睡!”月瑟拍掉云仪的手,挣脱了怀抱。

  “……大不了,陪你睡地上咯…………”

  “诶!真的吗!!!?”

  ……

  就这样,月家小少爷被一个外来的野小子带走了。他们的旅途才刚刚开始。

评论
热度(5)

© 老猫一点也不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