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一点也不黑

我叽是最好的人

【DN】【十雷】纪念日

啊我真的起名废【

断网与无聊是第一生产力

枉为文科生

然而自己的腿肉不好吃我呸呸呸

别打脸好吗我就只有脸了【【【【

开始吧【嚎啕大哭



吉尼厄斯觉得这个早晨没什么特别的,和平时一样睁眼起身踹影拓然后……


  ……


  影拓呢???!


  “什么?拓哥不见了??”红眼睛的希瑟啃着面包看着看不出一点焦急的大嫂吉尼厄斯,“今早也没看见他出门啊,会不会是半夜走的啊,不对,昨天他出去了就没回来啊?大哥是个路痴,他还能去哪噢……不会是去嫖了吧嘿嘿嘿……”大哥不在他的那份早餐就是我的了,谢谢哥嘿。

  

  虽然那个白痴没胆子去嫖但是是不是也不好说啊。哦,要是真敢,打断他的腿。哼。


  吉尼厄斯找到了在花房种花的奈特文。“啊,大哥啊,昨天起就没见了呢,工作上的事吗?奇怪的是他种的白玫瑰不见了。”“……他还种花?!”听到吉尼厄斯这样问,奈特文觉得自己是要对不起大哥了,“啊……是这样的嫂子……大哥仰慕会长很久了………………”

  

  ……必须打断你的腿了。


  “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哥带着花出门嫖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嫂子你放心,他肯定不敢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起来今天看到一个白发小孩子在大门晃悠嫂子你见过吗???”格拉斯一边笑一边比划着,“大概……这么高,到我膝盖,白色的长头发遮住了半边脸……噫长得有点像我哥,难道说……!?”

 

  看着蹦蹦跳跳地和瞒瞒出门的格拉斯,吉尼厄斯承认自己有那么点焦虑了。

 

  可是那又怎样,没了你倒也清净……!


  吉尼厄斯整了整领带出门散心,顺便,真只是顺便,打听下影拓的下落。


  影拓有点焦虑。

  昨天和哦家排骨扫把星决斗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就变小了。

  就是各种意义上的变小了,变成了小时候的样子。忘不了那一瞬间排骨惊天动地的笑声,以及后来再怎么在自己身上使用魔法也变不回去了。

  “大概是时空魔法在你身上驻留了吧!不会太久的哎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排骨头上的发髻都笑歪了。各种要求请求排骨在自己恢复原样前替自己保密后,影拓只好回到老爹那儿住一夜了。

  都怪那个排骨精!

  今天是个多么重要的日子啊,这个样子要怎么办哦。影拓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副精致的耳环,抬头看到远远走来的熟悉的身影又悄悄把耳环塞进了不合身的长袍里。


  “您好!英俊的先生,我有什么能帮助你吗?”影拓跳下喷泉,朝吉尼厄斯鞠了个躬。哎,我怎么这么可爱啊。

  “我不需要帮助。”吉尼厄斯看了看这个有些唐突的小孩。长得真像那谁,噢,“你凭什么觉得我需要帮助?我认识你吗小朋友?”

  “您的脸上有与您的美不相称的忧虑,”担心我就直说嘛!哎!“我的父亲说过,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我只是想散个心罢了”吉尼厄斯觉得和着小孩子扯也扯不出什么消息,准备去别的地方看看。一个碰巧出现的孩子长得像那个人而已,没必要想太多,虽然不愿承认,但是那个谁还是很值得信任的,呸。

  “我知道一些很适合散步的地方!先生我带您去好吗?!搭飞艇好吗!?”小男孩拉住了吉尼厄斯的衣角,眼睛一闪一闪。

  “好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我叫十字!”自己说了都不相信……

  “哦哦……好吧十字…………带我去吧…………”


  “我最喜欢看着这里的雪山!先生你看!这里的雪永远都那么宁静的样子!”十字蹦进厚厚的积雪里笑得很开心。

  魔法山脊平日里是非常安静的,除了铁匠击打武器的声音和黑牛的铃铛声,这里安静得让人不忍打扰。铁匠的房顶上总是冒着带着一点金属腥味的蒸汽,房顶的角落还锁着一只红眼睛的猎犬,不知疲倦地朝着每一个发现它的人叫着。这里和神圣天堂不一样,这里的照明是依靠跳动着的蓝色火焰,温柔又温暖。


  像第一次见到那谁的时候他手心的温度。

  

  他在这里长大的时候自己在哪呢?那时候的他是什么样子的?他看着自己长大可是自己错过了他的时间。

  

  咳,想多了呵。


  看着十字在雪地里扑腾,吉尼厄斯忍不住弯腰把他拉了出来,“接下来呢,我们去哪儿,小十字?”

  

  十字的鼻头冻得有些发红,声音带了些鼻音,“到凯德拉去吧!”


  凯德拉相比魔法山脊可要热闹多了。

  “小十字,我可不觉得这里是散步的好地方噢?”吉尼厄斯看着忙忙碌碌的修行者和不停叫卖的商人,觉得烦躁又多了几分。

  “跟我来,”十字眨眨眼,拉着吉尼厄斯来到了人较少的老飞艇所在的地方,“据说这是所有修行者都会乘坐的第一座飞艇。”

  巨大的飞艇的帆在风中轻轻摇曳,它有些旧了,当修行者们想要乘坐它时,工程师总是摆手说飞艇坏了需要修行者们帮助修理。

  十字叼着根草躺在草地上,深蓝色的眼睛看着摆动着的帆,“我小时候很喜欢在这里看着天空,外面的世界还有多大呢?离开这个小城我是不是会遇到更多的人呢?长大以后再回来这一切还是这样,然而我已经不一样了……”


  “………………你一个小孩子哪里学的这么多感悟……”吉尼厄斯觉得这十字说话方式和那谁有几分神似。可是他小时候这么可爱??!不信。

  “哎呀我们去神圣天堂吧!我饿了!”十字站起来拍掉身上的灰没有回答吉尼厄斯。


  十字嘴里嚼着凯利店里的糖,满是糖水的手抓着戴着手套的吉尼厄斯的手来到了王城。

  吉尼厄斯觉得这场景有点似曾相识。小时后的他也是这样拉着那谁的,粘糊糊的糖水糊了那谁一手套,那谁一点也不生气,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呸,死变态!而这王城的门口,是他那天突然送给自己订婚戒指的地方。吉尼厄斯已经很久没再来到这里了。


  等吉尼厄斯回过神来,十字把一束白玫瑰捧到他面前,“祝你结婚纪念快乐!”

  

  “……你”吉尼厄斯看到了十字的小手上有很多划痕,“这是你送给我的?你怎么???”

  

  “是一位帅气的大哥哥拜托我送给您的!还有这个!”十字从袍子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他希望您能喜欢,他非常抱歉今天不能来了。他还说,虽然之前的时间很遗憾没有遇见你,但是今后的人生你是不可缺少的。”


  “……”吉尼厄斯默默收下了花和礼物,再次回过神来,十字已经不见了。


  打开盒子,那是一副很精致的耳环,影拓你不是一般的会哄人噢。


  影拓终于在这天的日落后恢复了原状,这天过得太奇妙他要好好静静。不管怎样早点回去总是对的。影拓套上外套手套也没戴就赶回去了。

  

  “回来啦?”吉尼厄斯听见开门声头也没回,影拓看见那副白色的耳环在发亮,白玫瑰被放进了花瓶。


  “纪念日快乐,我有事错过了真对不起。”影拓讨好的从身后抱住吉尼厄斯。


  吉尼厄斯放下手中的书,握住影拓满是划痕的手,回了影拓一个甜腻的吻。

 

  “你小时候还是很可爱的嘛?虽然我更喜欢现在的你。”

  


评论(2)
热度(5)

© 老猫一点也不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