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一点也不黑

我叽是最好的人

【圣骑x雷神】我很想起那一夜的!【【【【

小学生水准么么哒!

————————哔——————————————————————

  

  “所以你打架时能不能注意点啊?不对,你能不能不去打呀,在家吃吃喝喝不是挺好吗……哎呀你看看你…………”奈特文一边埋怨一边帮哥哥贝列格的手缠上绷带。

  贝列格扶了扶贴在脸上的冰袋,龇了龇牙,慢悠悠的吐了一句,“别告诉咱哥啊……替我保密嘛……”

  “……你啊,大哥知道懒得说你了,你自己倒是注意点啊,你这样对身体很不好的,现在你还年轻等你老了怎么办?万一被那个妙脆角打断了腿怎么办?万一云家放他们家仓颉怎么办?春夏踢烂你的脸呢???还有那个…………&…!@——+*&(@&%(*#”奈特文一脸担忧嘴已经停不下来了。

  “知道啦知道啦!我睡觉了!嗯!就这样了!谢啦谢啦好弟弟!”贝列格挠了挠头放下冰袋缩进了自己的床里。奈特文一脸无奈收拾好东西出门了。

  听见关门声的贝列格睁开眼睛掏出藏在枕头底下的漫画看了起来。


  影拓对贝列格这个弟弟也是很苦恼的。这个弟弟啊,不学好,上学时爱看漫画一丝家务不沾,一毕业就开始投入了打架事业,你说你能打也就算了吧,天天化作天边的一道闪电——被人家打飞了,每天回家必定挂彩,简直让家里的曜弟弟奈特文操碎了心。可是毕竟贝列格他长大了,影拓一直管着也不是事儿,所以只好任由他去了,好在也就是打打架见不到什么奇怪的诱拐犯,影拓觉得就让他磨练磨练也没关系。直到有一天,影拓觉得事情有点严重了。

  

  这天,贝列格和春夏打得不可开交。

  “腿儿我一定要踢烂你的脸!”

  “……”

  “大腿你站住!!!!!”

  “我要回家啦……”

  “!(底裤狂潮)”

  “…………”贝列格此时是特别希望能像哥哥一样学会盾冲的,为什么平时那么温柔的春夏打架起来那么凶呢,大概是像她那个可怕的姐姐。终于逃离了决斗场后,贝列格摸着青紫的脸往家走去。

  

  这时候夜深了,贝列格觉得又累又饿,但是到了家门口又不敢进去……今天这幅模样这个点进门迎来的可不只是奈特文的唠叨了……万一哥哥今天回家带了锤子呢?……越想越不敢回家了,贝列格吐了吐舌头转身四处溜达去了。今天的夜格外安静也格外冷,贝列格后悔自己没穿上暖和点的衣服。缩在树下的贝列格无聊的挥舞着魔杖看着小闪电一阵阵犯困。

  埋着头的贝列格没注意到自己的身后多了个人。

  梵派尔歪头看着明明在冷得发抖但是看着魔杖出神的贝列格,觉得这个猎物很有趣。鬼使神差的,梵派尔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猎物先生的身上,“这位先生看上去有些冷,需要我送您回家吗?”

  “啊!啊???嘶……”贝列格惊讶地回头扯动了伤口,看见的是一个白发小哥,哎呀,有点帅气,“不、不用啦……我自己可以回去…………”贝列格觉得自己脸上的淤青在发烫。

  “真的不用吗?”梵派尔饶有兴趣的看着贝列格的表情。

  “真的不用啦,我家就在那边,不远的!”

  “那么您不回家是有理由的咯?我很乐意在这里陪着您,失礼了,我的名字是梵派尔,我是一名圣骑士。”梵派尔绅士的鞠了个躬。

  “啊……啊我、我叫贝列格……是、是个雷神…………”贝列格想伸出手,看到自己脏兮兮的手心后又默默收了起来。梵派尔好像丝毫不在意,很温柔的笑了笑挨着贝列格坐了下来。

  贝列格突然特别庆幸自己没回家,真好,遇到一个长得又帅人又绅士的圣骑小哥。

  梵派尔希望这个夜能再长一点,再长一点。

  

  在家的影拓感觉很不安,照着弟弟平时的作息早该回家了,可都这个点了还没回来,不会是遇到什么坏人了吧?!影拓觉得不太好,默默挑了个趁手的锤子,急匆匆地走出了家门。


  此时的贝列格有些犯困了,觉得差不多是时候该回家了,嗯,虽然很舍不得这位帅气的绅士但是不该让兄弟们担心的。梵派尔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是怕家人担心所以要回去了么?”

  “啊、啊是的……已经很晚了,梵派尔你也要回家去了吧?”贝列格有点舍不得。

  梵派尔笑着理了理雷神有些乱的头发,“我的夜才刚刚开始呀,要不这样,你今晚到我家去怎么样?我可以帮你联系你的家人,这么晚了回家会影响他们休息的吧?”见贝列格有些愣住了,梵派尔故意扯了扯嘴角,“噢,难道你把我当坏人咯?”

  “哎??不是的!”贝列格摇了摇头,看着这个眼前一脸温柔和善的人没由来的觉得可以信任。“好吧,我就到你家去做客咯~咦,你这是要做什么……”贝列格看着半蹲下的梵派尔感觉很奇怪。

  “背媳妇你呀,你都这样了还是我来照顾你吧~”

  好像也是很有道理的,贝列格没多想打了个哈欠趴到了梵派尔背上。“真是麻烦您啦!”“没关系,为了媳妇你应该的。”真是个好人,贝列格这么想着傻笑着睡着了。


  老远的,影拓看到了自己的弟弟,被一个不认识的人背了起来……!好哇!诱拐犯诱拐到家门口了!!!!!!

  “站住!你要带我弟弟到哪去??!”影拓的锤子在准备飞出去了。

  “啊,您就是贝列格的哥哥吧,初次见面,在下梵派尔。”梵派尔欠了欠身,悄悄往后挪。“令弟感觉累了说要到我家去休息,借用一下没关系的吧?”

  “借你个锤子!站住!”

  “何必一见面就这么剑拔弩张呢,哥哥,以后都是一家人了。”

  “谁和你一家人???!@%¥@&*&(”影拓抡起锤子。梵派尔坏笑着背着贝列格,一边躲着锤子一边狂奔。


  据后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邻居说,那晚她见证了一位十字军化身盾冲侧滑追赶一位同样化身盾冲侧滑的圣骑士。“那简直是让人难忘的追赶,”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邻居小姐拢了拢她头上的角,“如果有个加速的话大概那位十字军就能追上了吧,可怜的,他弟弟就那样被拐走了,啧啧啧……”


  再后来听说布莱克家的一位少爷就住在了一位圣骑士的家里,布莱克家的大少爷说什么也不愿意接受现实,从此对兄弟们的管束严格了不少,至于有没有效果就不清楚了。


别看了,没了【nmb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四小学森!【。


评论
热度(6)

© 老猫一点也不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