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一点也不黑

我叽是最好的人

【DN】这个学园还行不行啊04

我又看了一遍……你又黑我影拓矮【拜拜.gif

三途河畔的刀削面:

6.结果女神有大咚


不知道是运气还是什么原因,之前在补习班上课的学生大部分都被分到了输出4班,所以米唐看到靠窗倒数第二个位置坐着补习班的那个长腿女神时,整个人都兴奋了。


女神和我在一个班!好开心!不知道女神住在哪个宿舍诶嘿嘿要不要晚上偷偷去看看……


通过不懈的努力,米唐已经知道了女神名叫蛮蛮,平时不喜欢说话,总是懒洋洋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看着窗外,但是一到练习时间整个人都会像充电完毕一样,感觉周身都朝外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米唐是之后才知道,那就是传说中的“神艹光环”。


每次练习时米唐都会抢着和女神分到一组,但是令她很不爽的是,女神老是喜欢和影拓一起练习。


“死基佬,又来和我抢女神!”米唐每次都想把那个傲慢得头快飞到天上去的十字揪下来狠狠打一顿,但是在女神面前怎么可以这么暴力呢?每次都是忍了又忍,为了和女神组队也是蛮拼的呢!


好歹和女神混了这么久,女神终于对自己不再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了,偶尔也会指点一下自己,声音低沉中性,细长白皙的手指比划着位点,偶尔飘来的眼神让米唐腿都软了。每到这个时候米唐就会特别认真特别听话,看得影拓一脸吃到那啥的表情。


“妙脆角你的表情太恶心了!”影拓丝毫不会放过每个能嘲讽别人的机会。


“呵,基佬懂个ball,这是少女心!”米唐转过脸翻个白眼,又笑眯眯地转回去看女神了。


虽然米唐已经斯托卡女神很久了,但有一点米唐特别不满意,那就是一直不知道女神的宿舍号。


要是能知道女神的宿舍号!岂不是!可以!那啥和那啥还有那啥!


“蛮蛮!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宿舍号呢!”米唐终于决定直接问。


蛮蛮垂下眼脸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纤长的睫毛投下一块小小的阴影,好一会儿才犹豫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想烤了蛋糕送到蛮蛮宿舍呀!”米唐星星眼:“蛋糕要趁热吃,送到寝室刚刚好呀!”


蛮蛮估计是惊讶了一下,想了想还是照实说道:“我觉得你可能进不来……”


“诶?为什么啊?蛮蛮难道不欢迎我?”


“因为……”蛮蛮叹了一口气,“男生宿舍不让女生进的呀……”


……诶?


诶诶诶?


我听到了啥?!为什么是男生宿舍?难道女神有男票了?!


米唐当场就石化在了原地,背后传来阴测测的声音:“煞笔妙脆角,这么久了都还不知道蛮蛮是男生么?啧啧……”


……米唐觉得自己的三观收到了八级地震,少女心啪啪啪碎得比铁匠那儿的武器还欢快。


不过我们还是应该为蛮蛮感到庆幸,要知道继承了卡拉秋血统的法师们做的蛋糕,


那种东西,


是人能吃的东西么?!


7.贵圈真啧啧


蛮蛮没想到,自己才进补习班就会受到如此“关注”。


粉色头发的少女每天都围着自己星星眼,少女的男朋友虽然笑眯眯地在一旁不说话,但蛮蛮觉得那眼神已经把自己切成了超薄生鱼片了。


原本以为开学了会轻松一点,没想到竟然和那个少女分到了同一个班,缠着自己求组队求一起练习求躺平调戏……啊不对,最后那个不是。


还好现在没有那种绞肉机一样的眼神了……蛮蛮叹气。而且自己只喜欢弓手妹子呀……对法师的小胸还真是萌不起来虽然对方攻势很猛嗯……


最重要的是,一向独来独往的自己也交到了兄弟,虽然对方是个基佬十字貌似成绩还不怎么样,但自己这个外国留学生能如此迅速的融入这个集体,对方也是功不可没啊!不愧是好兄弟!蛮蛮决定以后一定要罩着自己这个好兄弟,所以组队练习的时候就算对方笨手笨脚也没有嫌弃,反而处处照顾。


“老蛮你真好!真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影拓那么高傲的人也会踮着脚拍着蛮蛮的肩膀感动的说。




蛮蛮和影拓一样,并不是家里的独子,下面还有弟弟妹妹。


蛮蛮的弟弟瞒瞒和妹妹色色今年也升入了这所学园的高一,兄妹三人的关系并不像影拓家的兄妹们那样融洽,甚至有点点……微妙?


瞒瞒大概是到了叛逆期,留着长发,老是想着如何捉弄别人,平时也不爱和哥哥交流,一放学就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妹妹色色倒是和哥哥关系不错,放学后常常和兄长一起行动,交流草莓味的胖次……咳咳,交流一些学术上的问题。


虽然感觉哪里不太对,但蛮蛮和自己妹妹的关系明显要比和弟弟的关系要好。


所以这天蛮蛮找瞒瞒有点事,竟然对自己这个弟弟在哪儿一点头绪都没有。


“会不会在宿舍啊……”蛮蛮皱着眉头猜测,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弟弟的宿舍看看。


只是走到瞒瞒宿舍门口的时候,他听到里面有点不太对。


“嗯……别……别碰那里……”


“乖……自己把衣服脱掉……”


“……诶、诶你在摸哪里……住、住手!”


“嗯?真的要我住手么……?”


卧槽!这是啥玩意儿!


蛮蛮握在门把手上的右手颤抖了,他分明听清其中一个人的声音是自家弟弟,难道这小兔崽子这么快就把到妞儿了?身为哥哥的自己只收集了女生宿舍三栋楼的胖次结果弟弟已经快要全垒打了么!


可恶!怎么可以超过哥哥率先脱单!蛮蛮一怒之下推门而入,正好看到床上纠缠的两个少年。


……。


蛮蛮确定自己没看错,被压在瞒瞒身下半裸着上身的的确是个有腹肌没欧派的少年,纯的。再仔细看看,蛮蛮觉得自己血压有点高——


所以为什么影拓的弟弟小草会在这张床上?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么?


此时瞒瞒正好抬起头来,看着已经完全呆掉的哥哥,用手顺了顺身下同样呆掉的小刺客深紫色的短发,咧嘴一笑:“哥,介绍一下,这是你未来的弟媳小草。”


蛮蛮现在觉得不太好。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呢?自己的教育从来都是最直的,家里也不缺少弓手等身模型,为什么弟弟就走上了不归路?


他是应该先纠结为什么自家弟弟变成了个基佬?还是应该先纠结如何向影拓解释——


嘿,哥们儿,我弟弟好像搞了你弟弟,你不介意吧?



评论(2)
热度(11)
  1. 老猫一点也不黑三途河畔的刀削面 转载了此文字
    我又看了一遍……你又黑我影拓矮【拜拜.gif

© 老猫一点也不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