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一点也不黑

我叽是最好的人

【DN】一个奶和打手的故事12(完结)

最后不忘黑,当爹的很痛心【

三途河畔的刀削面:

影拓最近觉得很忧伤。

影拓的弟弟写信给他,说自己要和一个刺客奶爸登记了。

影拓摘下眼镜擦了擦,眼眶有点湿润。弟弟终于长大了啊……已经要离开哥哥嫁人了么……啊啊我那善良纯洁的弟弟……好刺客都被奶拱了……

然后看了看被自己放置在柜子深处的登记本和结婚戒指。这小兔崽子真狠呐,居然敢比哥哥先结婚,特么的下次看见了大棒子砸死这对狗男男,呵呵。

被自家哥哥想念着的小草当然不知道哥哥心中混合着的复杂感情,在申请了红彤彤的登记本后连忙赶回瞒瞒家,一把把还在床上抱着弓手等身模型睡觉的瞒瞒掀起来,把登记本“啪”地一下拍他脸上,气势汹汹地说道:“快签名!”

瞒瞒下一秒就能上本垒了,一睁眼就看到贴在自己脸上红色的本子。

“这是什么?”

瞒瞒打着哈欠挠了挠肚皮,揭下脸上的本子,翻开看了看,瞌睡瞬间去了一大半:“你……你是认真的?”

“少废话!快签快签!”晚了就便宜那些精灵了!

瞒瞒眯着眼看了一会儿小草,想了想还是没说什么,摸出笔直接在上面歪歪扭扭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旁边早已经被小草工工整整地签上了大名,那一堆“屮”排列在旁边说不出的诡异。

看到瞒瞒终于写完了最后一个字后,小草高兴得一把抢过本子,使劲亲了几下,狂笑道:“这下你只能奶我一个人了哈哈哈哈!”

“那啥……”瞒瞒暗搓搓夺过小草手中的登记本,不易察觉地把本子藏到了自己身后:“你知道这是什么登记本么?”

“绑定奶呀!有个这个保证你以后就必须奶我了!嗯还不能奶别人了!”小草想到以后被浓郁的奶包围的美好景象,就没计较瞒瞒搂上自己腰的手了。

“呵……你真是……”瞒瞒笑呵呵地摸了摸手下柔韧的皮肤,嗯,手感不错。“其实呢……这个本子……是结婚用的……”

“哈哈哈哈对呀结婚哈哈哈哈——什么结结结结结婚???!!!”小草震惊了。他觉得瞒瞒一定又在驴他。

“嗯,结婚用的。”瞒瞒特别真诚地看着小草的眼睛。
逗我——?

小草觉得心里咯噔一下,好像想起来什么。他一直觉得奇怪,为什么那天妹妹临走时对自己留下了一个复杂的眼神,为什么哥哥的回信是皱巴巴的上面还有可疑的水痕,为什么登记所里面全是情侣——

现在想起来,妹妹的眼神分明就是“这么蠢还能嫁人这个世界不会好了呵呵呵呵祝你幸福提前买好膏药贴在腰上吧呵呵呵呵”......。

不不不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小草背上“蹭”地冒起了一层冷汗,感觉全身血液刷地一下全涌上了双颊,马上就要从鼻孔里流出来了。这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啊?不不不不不对我我我我我应该是还还还没睡醒——等等等等哪里有时时时时时光机……

“说起来,既然签字了我们现在就是夫夫关系了吧?”不知道什么时候瞒瞒已经牢牢抱住小草,某个滚烫灼热的部位紧紧贴着小草的腿根,双唇触到小草柔软的耳垂,呵出的气体让小草打了个颤:“那我们来做一些愉快的事情吧?刚刚我可是快要上本垒了呢,结果被你打断了——”

一转身,僵硬的小草就被瞒瞒压在了凌乱的被褥上,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放了:“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瞒瞒正在努力扒拉着小草的上衣,听到这句话抬头漏出一个灿烂得不能直视的笑脸:“你说干什么呢?傻孩子,你不是一直想喝叔叔的奶♂么?”

可怜的弓手模型被掀到了地板上,叉着双腿瞪着眼,这对狗男男要点脸?现在大白天就要做这样那样的事了么?淦,还真的做了……


小草最近觉得很忧伤。

小草的哥哥最近寄了个锤子给他,不知道什么意思。

小草的妹妹寄了一箱膏药给他,呃……假装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更忧伤的是,小草重新找回了以前筋骨酸痛直不起腰的感觉。啊!久违的感觉!但是一点都不怀念啊摔!

最最忧伤的是瞒瞒这个凑表脸的奶爸每次都躲在自己身后捏着嗓子嚎“嘤嘤嘤打手大大快保护我嘤嘤嘤奶爸不禁打的嘤嘤嘤”。

小草瞬间觉得,自家哥哥寄锤子给自己估计就是这个时候用的。机智的哥哥,点32个赞。

远方的哥哥打了个喷嚏,然后不紧不慢地继续收拾自己那一堆棒子。

嗯,下次和弟弟见面带这个棒子去比较好,趁手。

小草同学,在关心自己的腰部健康的时候,也要随时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呀。

不过有瞒瞒这个奶爸保险在,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瞒瞒这个说一不二的男人,可是在那天的床上严肃地抽着烟发过誓的呢!

“以后你这个半吊子打手,就让我这个打手奶爸罩着吧。”

……至于那是什么烟,大家意会就好,嗯。



(全文完)

(番外看心情)

(女神女神说好的巡回演出哟☆~!)

评论
热度(15)
  1. 老猫一点也不黑三途河畔的刀削面 转载了此文字
    最后不忘黑,当爹的很痛心【

© 老猫一点也不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