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一点也不黑

我叽是最好的人

【DN】一个奶和打手的故事06

这章看完我特别悲愤【拜拜拜拜拜拜【

三途河畔的刀削面:

小草其实有个哥哥。

小草的哥哥是个牧师。不要好奇的问为什么会有不同种族的哥哥,这个问题可是涉及到家庭幸福和稳定的呢。

小草的哥哥在很久之前就成为了阿尔特里亚大陆的顶级冒险家,赚了一大笔钱,还在神圣天堂拥有了一套房产虽然至今单身。虽然并没有挤进顶级全明星榜单,但是实力也不容小瞧,身上的武器装备都能算得上上等,唯一的缺点就是身手不太好,以及至今单身。

所以小草知道,要成为一个顶级冒险家需要付出的努力和精力有很多很多。其实小草本来可以求助于自己的哥哥,在哥哥的帮助下一定可以迅速成为这个大陆的顶级阶层,但小草的自尊心也不允许他以这样一种作弊的方式来达到目的。更何况,自从哥哥定居在神圣天堂后,两人的交集就少的可怜了,小草只能从哥哥的信件中知道对方的近况。

当小草看到瞒瞒仅仅是用了这么几天时间就进入了那个阶层后,瞬间涌上来一股说不清的感觉。

是嫉妒么?不,那是一种,更加接近悲伤和失望,却又没达到伤心的程度的感觉。总结起来就是:被嘲讽的不平衡。

小草断定瞒瞒一定是找人帮忙走了后门,或者贿赂了审核机构的相关人员,有点生气地瞪着他。

但是瞒瞒脸皮这么厚,怎么可能被小草这种毫无震慑力的目光吓到呢?所以他无视了小草的异样,坚持拖着小草去了著名的卡拉秋饮食文化广场,结结实实的吃了一顿大餐——当然,还是小草给的钱。


“所以呀,以后叔叔就罩着你了,高兴么?”瞒瞒满足的剔着牙,揉了揉小草短短翘起来的头发。嗯,手感不错,这小子用的什么洗发露啊?

小草还是觉得不高兴。

虽然瞒瞒平时很不靠谱,但是关键时刻还是挺有担当的,没想到在这件事上瞒瞒竟然做出了小草一向看不惯的行为。小草想开口责备他,却发现自己好像没什么资格来做这件事。

两人的关系,还不足以承受这么严肃的东西吧?

但是本着憋着更难受的原则,小草还是痛快地噼里啪啦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什么啊,你居然会有这种天真的想法!”

瞒瞒嗤笑了一声,在看到小草严肃的表情后,想了想还是坐直了身体更严肃的说:“你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诶?

“你的愿望不是成为一名神影吗?”瞒瞒开始认真的分析起来。“成为神影的前提是进入顶级阶层对吧?顶级阶层不光有更高的起点,也有更充足的资源,相关机构给这个阶层所提供的训练场所也更多。与其浪费时间在低等级的训练上,不如快一步进入这个阶层,利用更好的资源锻炼自己。”

好像……是有点道理……

“而且这个阶层的对手也更强大,和这样的对手交战,不是能进步得更快吗?所以,我这不是在走捷径,我这是更好的在为未来做打算。”瞒瞒吸了一口烟,慢慢吐出来,表情郑重地说道:“我也有不输于你的理想呢——我要做全大陆最能打的奶爸。”

好像瞒瞒说的很对呢!

……不对,这货什么时候抽上烟了啊?!还有为什么要把大腿横在自己面前啊?!这是在暗示自己快抱上去么?!还有那个眼神是怎么回事!这种“吃我安利啦”的错觉是怎么回事!


某些时候,瞒瞒其实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

比如他说要做小草的老大。之后就开始了老大的各种欺压行为。

比如他说他要买到上次错过的弓手等身模型,结果不久之后就真的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一个全新的模型了。现在就放在旅馆的床上。

再比如,他说他要罩着小草。

小草本以为这只是一时兴起所说的客套话,结果第二天太阳才刚刚出来,瞒瞒就拖着小草去了传说中大陆上最高等级的任务赏金地区,理由是现在他也算个准顶级冒险家了,怎么能不去体验一下那里的美好风景,吧啦吧啦。

小草站在入口处,看着旁边无比醒目的路标,脑中不断翻滚着一路上瞒瞒的话。

“什么赫尔马岱港口啊莲花沼泽啊之类的弱爆了,这里才是通往顶级冒险家的最后关卡啊!是天堂!也是地狱!”

是的,各位没猜错,这里是阿努阿兰德。

但是小草深深地怀疑起了瞒瞒的目的。

阿努阿兰德的确是这片大陆上最受准顶级冒险家欢迎的赏金地区,但同时,这里也是最大的精灵弓手居住地,放眼望去,连门口守卫的女精灵都穿着性感的短裙,一双修长结实的大腿完完全全暴露在金灿灿的阳光中。

——对于瞒瞒来讲,的确是天堂呢……

但是地狱又怎么讲?

“小孩子懂什么,看得到吃不到岂是地狱能够形容的?”瞒瞒摸着下巴严肃的说道。

评论
热度(7)
  1. 老猫一点也不黑三途河畔的刀削面 转载了此文字
    这章看完我特别悲愤【拜拜拜拜拜拜【

© 老猫一点也不黑 | Powered by LOFTER